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刘伯温论坛 > 八里镇 >

城市地带 八里镇:真正“入城”还有多远?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八里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站在兰州市文化宫桥头沿着雷坛河谷向南望去,你会发现河谷内正在崛起一幢幢高楼……你所看到的正是八里镇城乡一体化建设的“康居工程”,随着城市拓展空间的需要,曾经沉寂的郊区乡村迎来了向城市跃进的契机,而七里河区离城市最近的八里镇更是勇立潮头,风生水起……

  从文化宫桥向南不远便进入了八里镇的地界,雷坛河谷自孙家台经适房楼群建成入住后,一股开发热潮迅速蔓延。

  沿兰阿公路自北向南沿线依次分布着五里铺村、八里窑村、后五泉村、崖头村、二十里铺村等村庄,最后延伸至阿干镇。一路上几乎处处是繁忙的建设场景,而不断涌现的高楼大厦随着沟壑的起伏错落有致地分散在河谷内,部分区域俨然已是城市景象。

  “上楼后家里取暖再不用生煤炉了,吃水也不用肩挑了,水冲马桶代替了旱厕,做饭用上天然气再不用劈柴了,明显感觉生活质量提高了!”今年8月,作为第一批“上楼”的后五泉村村民王生花开心地说。走进3楼王生花的家中,这套面积为87平方米、装修一新的两室一厅内暖意融融,新沙发、超薄液晶电视、天然气壁挂炉及厨房里洁净的燃气灶、抽油烟机,还有上网宽带,这些城市家庭的元素都有了。

  “以前我们住在山坡上,出行、吃水、上厕所都不方便,现在的生活真是不一样了,出门都是水泥地,再也不是一脚泥了,以前的生活和现在简直没法比。”村民高红梅也说。

  截至目前,全八里镇的村民几乎都因后五泉村村民率先“上楼”而羡慕不已,人们期盼着村上的花园小区早日竣工。

  眼看村民开始上楼了,八里镇党委书记陈耀龙对全镇城乡一体化建设越发有了信心。他告诉记者,为了实现城镇化进程,早在1993年,兰州市政府提出“撤乡建镇”,将原来的花寨子乡更名为八里镇,但多年来,八里镇仅仅停留在名字上,和更名前的乡村没有什么实质的变化。而真正意义上的城镇化建设是从2009年后五泉村被列为市级新农村建设试点村开始的。2010年八里镇被定为兰州市城乡一体化建设的试点镇后,一系列政策为八里镇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和源源不断的动力。

  今年以来,按照市、区的要求和思路,八里镇确定了涉及农民住宅改造、道路、桥梁和基础设施建设的7个项目,总投资达69455万元。其中,总面积25.6万平方米的安居康居工程已完成60%的工程量,后五泉村滨河路硬化及文化长廊、河道整治等项目已全面展开,崖头村桥梁建设、河堤整治已完成,22户农家乐已完成主体正在进行外部粉刷,水磨园休闲会所已开工,五里铺村河堤整治已开工。

  而八里镇安居康居工程前期项目由梅园、山泉家园、水磨园、盛园等5个居民住宅园区组成,总投资17.3亿元,总占地面积394.2亩,将建住宅楼93栋、86万平方米,安置农户1830余户。紧随其后的还有五里铺村的宜和小区投资6亿元,分三期建9幢高层住宅,建筑面积27万平方米。这些安居康居工程全部完工后,全镇8142户、2.43万人将全部告别昔日的农家院,住进“单元房”。

  “个人富了不算富,集体富了才算富,村民以土地入股壮大集体经济,今后,地没了,股份还在,股份可以继承……”

  是什么力量让经济条件薄弱、落后的八里镇焕发出勃勃生机?一种在兰州市城建领域常出现的“BT”模式悄然引入了雷坛河谷。

  “BT” 意即“建设——移交”,是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基础非经营性设施建设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而八里镇又将这种模式率先使用在了城乡一体化安居、康居工程当中。2009年,“BT”模式引进了建设单位,今年一期两幢楼和二期十栋楼先后竣工,200户村民率先入住。

  “我们做任何事,首先需要得到村民的支持,在征地时,起初有抵触情绪,有村民担心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土地在自己手中没了,觉得不踏实。今年7月,村委会班子组织村民代表80余人去河南南街村考察学习, 回来第二天就召开全村大会初步制定了东山发展旅游、川沟发展居住、西山开发办市场和产业的规划思路。现在,200亩花卉基地年一过完就动工。”村委会主任叶怀金满怀信心地说。

  考察回来后,后五泉村成立了“兰州市后五泉村经济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把村民在西山的100亩荒坡地以股份的形式入股,一股作价10万元,村民有了股份,发展三产赢利后可以分红。但仍有40亩退股,村上支出400万元收购,又有村民自愿出钱购买,通过这次整合壮大了集体经济,推动了产业园区的开发。

  “我觉得朝这个方向走是合适的,自从后五泉村列为城乡一体化试点村以来,我们的养老、医疗保险有了着落,村上还免去了自来水费和浇灌水费,每年还给我们老人发钱,去年1500元,今年2000元,而且村民以土地入股,以后发展好了可以分红,孩子们也有盼头了……”曾经当过生产队长、77岁的杨立新老人激动地说。

  “个人富了不算富,集体富了才算富,村民以土地入股壮大集体经济,今后,地没了,股份还在,股份可以继承,子孙们就有保障了……”杨立新对成立集体股份制公司十分赞同。

  “城乡转变的过程不仅是农民住上了楼房,还包括对失地农民就业技能的培训,让失地农民逐步走进城市,并工作在城市。”

  随着居民小区一、二、三期建设,五泉村也创造了许多就业岗位,包括居民小区的物业公司、商铺、农家乐、休闲山庄、公司园区的开发管理等,按照规划,仅后五泉村就有500个工作岗位,而现有的青壮年劳力总共不超过500人。

  更令人欣慰的是,后五泉村还与甘肃电大联系开办了首届农民成人班,首批经过考试的村民共有34人被成人班录取,明年3月起,甘肃电大的教授将定期到后五泉村上课,而这34名成人大学生将成为后五泉村重点培养的管理人才。

  “设立这样的成人大学班也是城乡对接的体现,城乡转变的过程不仅是农民住上了楼房,还包括对失地农民就业技能的培训,让失地农民逐步走进城市,并工作在城市。”八里镇党委书记陈耀龙认为,如何解决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以及培养集体经济管理人才也是城乡一体化进程中不可缺失的。

  “城乡一体化对于八里镇而言是大势所趋。出路更需要政策的跟进,否则,仅土地流转就将是制约发展的一大瓶颈……”

  兰州有81条河洪道,只有雷坛河被称作“河”而不是“沟”,这说明它曾经是名副其实的黄河支流。据了解,雷坛河最早叫阿干河,发源于马啣山,明朝时在今天文化宫的位置建起了金天观,观中祭祀雷神,阿干河因此得名雷坛河。

  “那时候,雷坛河的景观非常好,河内流水潺潺,两岸梨花飘香,河面上水鸭起舞、游鱼成群……人们旅游赏花不用去什川,雷坛河谷的风景比什川美!”谈起八里镇,兰州地方史志专家邓明像在描绘田园美景。

  如今的八里镇,早已不再因为“临河而居”的条件而自豪,相反却因“人多地少”的现实“望河兴叹”。在八里镇42.6平方公里的辖区总面积上,生活着1.8万农业人口,却只有8500亩耕地,人均占有耕地面积不足0.5亩。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八里镇的年轻人纷纷进城打工,用非农业收入维持家庭农业经济。

  “我们五里铺村人多地少,土地收入无法维持家用, 80%的青壮年都进城打工去了,农业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4%,但是人们的居住环境依旧是农村落后的面貌,要改变眼前的一切,只有走‘城乡一体化’的路,而且优势就是离城近,我们村紧挨着孙家台,实际上一下西津路就到了五里铺村。但是相应的土地配套政策还没有出台,我们以‘BT’模式建起的大楼却没有土地证。”五里铺村一位村干部如是说。

  在五里铺村,记者看到一个叫“宜和小区”的两栋高层建筑已拔地而起,而站在文化宫桥上这两幢高层也是近在咫尺。但是事实上它却处在“乡里”,因为它还没有“城市户口”,属于“小产权房”。在崖头村水磨园小区,记者发现经过小区门口的河洪道也经过了高标准的衬砌,除了花园小区楼群拔地而起外,两排别墅群模样的农家乐已成规模,但是崖头村同样面临着土地转型的掣肘。“城乡一体化对于八里镇而言是大势所趋,八里镇的出路更需要政策的跟进,否则仅土地流转就将是制约发展的一大瓶颈……”在崖头村,村委会主任陈开江直言不讳。

  “我们镇上的各项条件已经是城镇化了,许多村民都在市区打工、上班。 但包括户籍、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计划生育、住房、孩子上学等相应的配套政策还没有正式出台,这些也制约了八里镇向城镇化转变的进程。”

本文链接:http://ulusahizmet.com/balizhen/15.html